Caos

06 Apr 2020

2020 年三月总结

三月成都这里的企业逐渐复工,到月底人流量几乎回到了年前的水平,因为工作需要面对面沟通的原因,我也从三月初开始复工上班。

工作

三月工作生活相对之前忙碌充实,公司启动新业务线,要组建团队,梳理工作计划,协调资源,思考架构设计等等,因为没有经验,工作之余都在琢磨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

之前写代码和沟通的时间比是八比二,作为工程师的思考和接触的范围不超过迭代小组,整体的工作内容和范围很确定。现在范围覆盖到了公司各个职能和业务部门,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

虽然始终是在一个公司,不同的职位就像两个平行空间,很多见闻是之前无法通过观察和演绎思考出来。真的是屁股决定脑袋,虽然还是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但在不同的信息环境,就产生了不同的思考方式。

公司现在业务独立结算,一开始还比较焦虑,因为业务线最初是纯开支没有收入,长期来看没办法成为一条健康的业务线,后来和老板多次沟通,打消了疑虑,也明确了工作的范围和目标,加上各个部门的支持和帮助,有信心把事情继续推动下去。

整整一个月的筹备和讨论,产品研发层的工作和任务已经按计划推进,任务管理是我能快速掌握的领域,架构设计和跨组织协调这部分的能力需要快速补齐。

希望自己能够快速适应并推动工作顺利进行,毕竟能够主导自己感兴趣的新业务,这样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这个月趁业余时间参与了社区线上课程 Blockstack 应用开发,之前参与了内测,作为第一期课程的助教,选择了 Blockstack 整个产品最为核心的应用授权流程,作为技术分享。断断续续花了四天时间,把项目源码 Debug 了一遍,熟悉了 Blockstack 的 DID 是如何借用 Bitcoin 网络作为域名寻址网络,外加多套服务构建的基于域名的去中心化身份系统。

其实把区块链产品做成类似于互联网的开发体验还是挺难的,Blockstack 的 DID 架构虽然是两年前的设计,但现在看来仍然是业内领先的技术方案。

开拓一个新技术栈,尝试把 Web3 的解决方案做得更加优雅实用简洁高效,但其依然处于很早期的发展阶段,基于 Blockstack 技术栈的产品虽然能够达到中心化服务的流畅,但仍然缺乏广泛的用户需求。应用在商业上的模式也并不明朗,前期依然需要通过 Token 来完成开发者激励,所以即便是如此优秀的技术和产品也不足以完全决定成败,仍然需要长期的开发者沉淀和用户教育,最后的结果也无法轻易断言。

生活

三月小朋友长的很快,能看清远处的东西,认出家人的容貌,也能发觉到其他人在看她,会睁大眼睛对视,然后兴奋的咧嘴笑。

生养孩子其实是帮助我们重新过一遍之前无法记忆起的婴幼儿时期,这些事情,只有做了父母之后才能切身体会。如同情景再现,角色不同,很多人说生养了孩子才算完整的过了一生,也许本意在此。

三月第二个周末自驾去了崇州街子古镇,刚好是难得的好天气,景区附近的餐厅没到中午已经座无虚席,在这里除了街上的游客带着口罩,其他地方似乎感受不到疫情的影响,吃过饭沿着河湾边走边欣赏风景,这里人工的痕迹虽很明显,但对居家隔离差不多两个多月的人来说,已经非常惬意了,景区本身人不多,不需要担心会和他人近距离接触。这里的店铺和商家基本上是生活在这里的,有的店从外向里望一眼,能看到透光的天井,还有像老北京胡同一样的错落的院墙,加上人造的小桥流水,颇有些南北混合的穿越感。

交易

三月市场波动巨大,比特币的价格腰斩再腰斩,无数的杠杆交易者交出了手上的筹码。整体的仓位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每周执行价值平均定投比特币,也在三月十几号卖出了大部分 USDT,在场外等待新的机会。

从历届的减半行情来看,减半之前波动都会加剧,这几年数字货币衍生品的发展,整个市场有一大部分资金流向了合约和杠杆的市场中,即便是没有美股崩盘的事件,也会有其他的利空造成杠杆和期货的踩踏。所以,虽然我们都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但币圈的每四年周期,虽然有着不同的市场环境,但比特币却走着相同的剧本。金融市场中的情绪依然是赚钱和亏钱的主要诱因,经济发展路径,产业周期,从业者都在变化,唯有市场中人们的情绪周期是押韵的,无法改变的。

接下来会继续执行价值平均策略,定投的整体成本在 6500 美金左右,这个策略喜欢大波动的市场,如果市场继续维持较大波动,那么我的成本可以继续下降。可惜资金有限,调整好参数和频率,是有希望在现在的行情里做到更低的成本。

策略的好处就是节省时间,多用来学习和思考,经济下行周期中,少投资资产,多投资自己。

最后

三月是春耕的季节,播种,浇灌,耐心等待。

2020-04-06

 
Caos at 2020-04-06

scrib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