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s

03 Feb 2019

TokenLife 周报 15W | 价值资产将成为稀缺品

value feature

TokenLife 每周分享第 15 期(2019-02-04~10),记录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数字货币市场所见所想,每周日发布。

本周 BTC 下探前低后在周五快速拉涨突破 3700 美金后,企稳在 3600 附近,虽然放量成交,但总体量能较弱,不及 2018-12-17 日低点反弹刚刚启动的行情,考虑到整体的下跌通道未能有效突破。3800 依然是强压阻力位。不过在资金面紧张的情况下,能够走出如此的幅度,也说明空头势能在 3400 左右被消磨殆尽,且看 3800 能否放量突破。

另一方面,过去一周,Tether 溢价在正负区间波动,USDT 兑人民币依然处在负溢价区间,拉升后杀跌风险仍然存在。可以看做是多头长期被压制的一次有效反攻,各项指标并未能走出多头形态,所以依然建议轻仓为主。短期的仓位也应当适当减仓,规避风险。

这次行情,给联动 BTC 走势的 ETH 和很多山寨币带来了不错的反弹,包括即将产量减半的 LTC,与 BNB 都已经成功上攻 120 日均线, 值得继续关注。若是 LTC 能在二月或三月走出独立行情,或许能带动整个市场走出反弹行情。

同时提醒大家,各国的降息政策与美联储的降息预期,价值资产将成为稀缺品,进而提高资产价格上涨的可能性。

见闻

ETH 2018

2018 年的以太坊社区硕果累累

去中心化金融中包括:

  • 稳定币(如 Dai,2017 年 12 月主网发布);
  • 贷款工具(如 Dharma,2018 年 5 月主网发布的 Dharma 平台、2018 年 7 月主网测试版 Marble 平台);
  • 保证金交易和衍生产品(如 2018 年 1 月主网发布的 Daxia 平台、2018 年 10 月主网发布的 dYdX 平台、2018 年 9 月主网发布的 bZx 平台、2018 年 11 月推出测试网的 Market Protocol,还有开发中的 UMA 平台);
  • 捆绑投资产品(如 2018 年 6 月主网发布的 Set Protocol)、货币市场协议(如 2018 年 9 月主网发布的 Compound 平台);
  • 信用违约互换(如正在开发中的 CDx 平台);
  • 代币交换服务(如 2018 年主网发布的 Kyber Network);
  • 订阅支付服务(如 2018 年测试网发布的 8x 平台);
  • 支付通道中心(如 2018 年 9 月主网发布的 Connext 平台);
  • 预测市场(如 2018 年 7 月主网发布的 Augur 平台、2017 年推出的 Gnosis PM 平台)。

回顾 ETH 这几年的发展,不禁让人思索一个问题,到底是技术创新推动业务发展,还是业务发展推动技术创新?其实没有明确的答案,因为两者是互相影响着进行的,但是 ETH 无疑是给很多的金融创新提供了土壤,从 1CO 到各种去中心化金融应用,衍生出更多的需求,包括交易,游戏等等,这些业务反过来会推动 ETH 网络与技术的演进,从目前来讲,围绕 ETH 生态做开发依然是不错的选择。

虽然针对 ETH 技术的改良与超越层出不穷,但在金融应用中的落地是赶超任何后来者的。去中心化金融将会继续成为 ETH 的优势,希望在 2019 年看到更多的创新出现。

亚洲对数字货币的影响

Want to Understand Crypto Prices? Look to Asia – Mosaic Blog – Medium

虽然是 2018 年的旧文,很多数据依然值得参考,比如亚洲事件对 BTC 价格影响事件图,还有远超其他地区的交易所数量等等。

asian events

图中自 2013 年以来,有 11 个亚洲事件与 BTC 的价格波动有主要关系,每次的平均别动大概是 18.61% 。

the rise of asian ex

亚洲的交易所总数有 86 所,2018 年之后的交易所主要开设在香港,日本和新加坡,其次是韩国。

文章最后的结论是,亚洲已经成为了加密货币市场的主要玩家,也成为了驱动加密货币价格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亚洲所做擅长的是提供数字货币金融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整个东南亚和非洲,都将成为区块链技术应创新的地区。

交易情绪

emotion of invest

这张图能解释大部分币圈投资者的主要心态,对市场趋势的识别被情绪所影响。

How Mood Influences Your Trading – Rekt Capital – Medium

这篇文章也在情绪影响交易决策介绍了三种影响交易行为的情绪,伤心,焦虑,恐惧对风险偏好,价格预测,仓位估算等影响。

Sad traders will be biased towards seeking out high risk, high reward trades in an effort to repair their mood. Anxious traders will be biased towards low risk, low reward trades in an effort to minimise uncertainty and a perceived lack of control in their decisions. Fearful traders will catastrophize reality and become more pessimistic in their assessments.

当然,有效的交易系统是排除了情绪因素稳定盈利的,但情绪始终无法完全被排除在交易决策之外,所以需要借助技术分析和技术指标,作为自我矫正的不标尺,同时要能有情绪的自我意识,在决策之前,审视自己在这一刻是否有情绪在主导,并尝试识别出自己目前是何种情绪,这样对自己的交易是有长久的好处的。

2019-02-09

微信搜索“ TokenLife ”或者扫描二维码,即可订阅

TokenLife

 
Caos at 2019-02-03

scribble